·
*ST大控虚假陈述案开庭
争议谁是“黑天鹅”
·
梅安森4份财报涉嫌信披违规
遭重庆证监局警告
·
爱尔眼科9年分红18亿元
董事长称700亿元市值只是开始
·
“苹果客户”瀛通通讯上市一年增收不增利 人工成本大增
·
科顺防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
·
中冶美利云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
   第A1版:头版
   第A2版:今日基本面
   第A3版:市场观察
   第A4版:信息披露
   第B1版:金融机构
   第B2版:金融科技
   第B3版:金融机构
   第B4版:信息披露
   第C1版:公司新闻
   第C2版:地 产
   第C3版:公司视角
   第C4版:公司新闻
   第D1版:信息披露
   第D2版:信息披露
   第D3版:信息披露
   第D4版:信息披露
   第D5版:信息披露
   第D6版:信息披露
   第D7版:信息披露
   第D8版:信息披露
   第D9版:信息披露
   第D10版:信息披露
   第D11版:信息披露
   第D12版:信息披露
   第D13版:信息披露
   第D14版:信息披露
   第D15版:信息披露
   第D16版:信息披露
   第D17版:信息披露
   第D18版:信息披露
   第D19版:信息披露
   第D20版:信息披露
   第D21版:信息披露
   第D22版:信息披露
   第D23版:信息披露
   第D24版:信息披露
   第D25版:信息披露
   第D26版:信息披露
   第D27版:信息披露
   第D28版:信息披露
   第D29版:信息披露
   第D30版:信息披露
   第D31版:信息披露
   第D32版:信息披露
   第D33版:信息披露
   第D34版:信息披露
   第D35版:信息披露
   第D36版:信息披露
   第D37版:信息披露
   第D38版:信息披露
   第D39版:信息披露
   第D40版:信息披露
   第D41版:信息披露
   第D42版:信息披露
   第D43版:信息披露
   第D44版:信息披露
   第D45版:信息披露
   第D46版:信息披露
   第D47版:信息披露
   第D48版:信息披露
   第D49版:信息披露
   第D50版:信息披露
   第D51版:信息披露
   第D52版:信息披露
   第D53版:信息披露
   第D54版:信息披露
   第D55版:信息披露
   第D56版:信息披露
   第D57版:信息披露
   第D58版:信息披露
   第D59版:信息披露
   第D60版:信息披露
   第D61版:信息披露
   第D62版:信息披露
   第D63版:信息披露
   第D64版:信息披露
   第D65版:信息披露
   第D66版:信息披露
   第D67版:信息披露
   第D68版:信息披露
   第D69版:信息披露
   第D70版:信息披露
   第D71版:信息披露
   第D72版:信息披露
   第D73版:信息披露
   第D74版:信息披露
   第D75版:信息披露
   第D76版:信息披露
   第D77版:信息披露
   第D78版:信息披露
   第D79版:信息披露
   第D80版:信息披露
   第D81版:信息披露
   第D82版:信息披露
   第D83版:信息披露
   第D84版:信息披露
   第D85版:信息披露
   第D86版:信息披露
   第D87版:信息披露
   第D88版:信息披露
   第D89版:信息披露
   第D90版:信息披露
   第D91版:信息披露
   第D92版:信息披露
   第D93版:信息披露
   第D94版:信息披露
   第D95版:信息披露
   第D96版:信息披露
证券日报网 证券日报电子报
 
   
 
2018年05月16日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上一期 下一期
 

*ST大控虚假陈述案开庭
争议谁是“黑天鹅”

  ■本报记者 桂小笋

  

  *ST大控被证监会处罚之后,投资者纷纷提起诉讼,以证券虚假陈述为由,要求公司赔偿损失。

  《证券日报》记者获悉,5月15日上午,投资者起诉*ST大控证券虚假陈述案件在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代理投资者参与诉讼的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次开庭涉及11位投资者,其余投资者的案件将在5月16日、5月18日及6月份分批开庭。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向法院递交136位投资者的诉讼材料,起诉总金额逾4000万元,除此之外,还有百余位投资者的诉讼材料将在近期递交法院。”

  隐瞒多项重要事项

  据王智斌介绍,庭审现场,诉讼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揭露日、虚假陈述行为的重大性、投资者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等诸多方面”。王智斌表示:“上市公司方面认为本案揭露日应为2016年10月13日,而不是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认定的2016年12月2日,除此之外,公司还认为,股价的下跌是由于重组失败造成的,与虚假陈述无关。”

  根据公告显示可知,2014年5月16日,大显集团与陈某、代威签订《投资协议书》,根据该协议,陈某向大显集团提供资金1.5亿元(后于5月23日变更为1.4亿元),*ST大控对陈某提供担保,并开具15张合计3亿元转账支票作为履约保证,该担保事项未履行大连控股的相关决策程序。直至2016年12月2日,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公告中首次对外公开披露该担保事项。

  此外,2015年3月5日,*ST大控全资子公司大连福美贵金属贸易有限公司与渤海银行签订了《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权利质押协议》,根据该协议,大连控股提供募集资金4.59亿元对大显集团债务进行质押担保,该质押担保事项未履行大连控股相关决策程序,并于2015年5月25日解除。直至2016年12月2日,大连控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公告中首次对外公开披露该质押担保事项。*ST大控2016年5月31日发布《大连大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及公司回复的公告》,该公告的问题四所列公司所涉及诉讼情况中,未披露2015年俞某、于某起诉大连控股各8000万元票据追索权纠纷案,存在虚假记载。直至2016年12月2日,大连控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公告中首次对外公开披露该担保事项。

  争议股价下跌诱因

  “目前而言,2014年5月16日起至2016年12月1日期间买入*ST大控股票并且2016年12月1日未清仓的投资者,仍可参加诉讼。”王智斌介绍,在庭审现场,双方均表示同意调解,但*ST大控未给出具体的调解方案。

  除未提出具体的调解方案之外,据悉,诉讼双方目前争议较大的地方,在于对于股价下跌造成投资者损失的诱因,是否和证券虚假陈述相关。

  “*ST大控将股价下跌归咎于‘重组失败’,这种‘甩锅’毫无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王智斌表示:“‘重组’是商业行为,存在不确定性,投资者对‘重组失败’有相应预期和心理准备,真正超出预期的是*ST大控隐瞒的巨额违规担保、重大诉讼,是这种超出合理投资判断范围的‘黑天鹅’事件,导致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

  对于此事,《证券日报》记者将给予继续关注报道。

 
    下一篇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联系电话:82031700 网站联系电话:84372599 网站传真:84372566 电子邮件:xmtzx@zqrb.cn
版权所有 证券日报网 京ICP备09033800号